<option id="26ro8"></option>
  • <menuitem id="26ro8"><dfn id="26ro8"><menu id="26ro8"></menu></dfn></menuitem>
  • <track id="26ro8"></track>
   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    紅軍樹

    2021-09-10 16:02:28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朱和成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  賀捷生將軍的散文我看了多篇,唯獨《去成都看紅軍哥哥》和《去看一棵樹》讓我不能忘懷。

      賀將軍去成都看望哥哥向軒時那年已是九十高齡。當年只有七歲的向軒看著自己母親被敵人殺害,從槍林彈雨中跑出去,跌跌爬爬,傷痕累累在貴州邊地的大山里找到他大舅賀龍,從湖北鶴峰到黔東中間相隔著好幾個縣,那要翻多少山,涉過多少水,這種艱辛誰敢想象,也不敢想象。

      賀將軍看望的那棵樹就在我家門口,張家界市慈利縣溪口鎮樟樹村。這棵在風雨中生長了千多年的古樟樹,像傳說,是絕唱。這棵樹沒有生長在高崗上,而是頂天立地地生長在我家前面一片開闊的河灘上,年復一年地守護著身邊的那片坪地,那條似乎恒古以來就環繞著這片坪地靜靜流淌的澧水河。遠遠望去,那伸向天空粗大的樹枝,像天地間豎起的旗桿。

      這棵樹下,當年賀龍元帥帶領紅軍收編了地方武裝,開展了著名的“棉花山戰役”;也是在這棵樹下,賀龍元帥與蕭克、王震、賀炳炎等一干將領商討軍事。這棵樹見證了無數的歷史風云。

      這棵樹下,是我們兒時的樂園。小伙伴們常在這里一起捉迷藏、跑圈圈。當過赤衛隊員的叔爺每天都要來這棵樹下,看看這棵樹,又看看遠方。更多的時候,叔爺會給我們講賀龍元帥當年的故事。他說,自從賀龍帶著紅軍隊伍離開這里后,這棵樹就被當地人稱為了紅軍樹,他們說,紅軍一定還會回來的。

      上個世紀60年代,生長在這塊紅色的土地上的父老鄉親們仍然在苦難中掙扎,鄰居之間相互借東借西是常事,有時候母親還要我拿著杯子向鄰家借鹽。這里的房屋除了幾棟吊腳樓外大都是巖屋,只有蘇維埃區政府舊址是兩層轉角吊腳樓,很顯眼。這里沒有公路,更沒有鐵路,當時人們出門辦事只能走沿河的“官道”,要不就乘船順澧水而下或逆澧水而上。

      十八歲那年我應征入伍。當時縣城的房屋都不高,且高低不一,有些房屋還是板壁屋。大街上車輛寥寥無幾,倒是“慢慢游”(三輪自行車)隨手可招。

      在部隊十幾年的服役中,我加入了黨組織,并且成為了一名武警軍官。無數次的組織學習,使我了解到更多歷史,了解到我們的偉大的黨經歷過無數的磨難。了解到像賀龍元帥一樣的更多革命先驅們為了和平與自由,拋頭顱,灑熱血,才換來我們今天美好的生活。

      每年我都要回家鄉一次,看望心中難舍的山水和年邁的父母。每次都要在這棵樹下佇立許久,仰望這棵樹,矚目這塊土地。每一次回到家鄉都不一樣:先是枝柳廣鐵從蘇維埃區政府舊址后方通過,繼而是水泥硬化的公路進了村。

      這棵樹和這塊紅色的土地永遠吸引著我,呼喊著我。1998年我沒有留戀省城長沙的繁榮,決然轉業回到縣文化局,做了一名文化宣傳干事。

      進入二十一世紀,隨著張家界市旅游業的做大做強,這里又開始人聲鼎沸,紅旗招展。紅二六軍團會議舊址、吊腳樓、巖屋,特別是那青石板街,都成了旅游勝景。

      隨著大建設大發展的推進,這里面貌日新月異。這里有了老街和新街。老街主要是紅二六軍團會議舊址、吊腳樓、青石板街,幾十米遠處就是新街,數公里都是兩層的樓房,兩車道公路從果林旁向前伸去,幾百畝的沙坪都種植著藤梨和黃桃。

      一橋暢通南北,張家界“冰雪世界”,維也納國際連鎖酒店,以社區綜合、農耕美食、野宿拓展、文化體驗,集旅游、人文、休閑、住宿為一體的多功能綜合特色“張家界樟樹營”鄉村休閑,都在這棵紅軍樹周圍繁榮。

      中國在騰飛,這塊紅色的土地上也在蓬勃發展。紅軍樹依然佇立在那里。那些逝去的英烈們如果在天有知,他們一定會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

  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    舉報此信息
   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    国产办公室紧身裙丝袜av在线